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与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 浏览:50次  原文出处:裁判文书网

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与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  由: 合同纠纷

案  号: (2020)京0115民初10002号

发布日期: 2021-03-30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京0115民初10002号

原告: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区实兴东街11号2层2286室。

法定代表人:田建清,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璇,北京市常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一街18号C座2层222室。

法定代表人:刘强东,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焦佳,女,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员工。

原告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洲公司)与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五洲公司的委托诉讼的代理人杨璇,被告京东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焦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五洲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京东公司返还服务费36000元并支付违约金7200元;2、本案诉讼费由京东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8月21日,双方签订了《京东云Matrix技术服务协议》。协议约定自2018年8月21日起至2019年8月20日止,京东公司为五洲公司提供京东云Matrix技术服务及微选平台好店业务。2019年12月,五洲公司好店业务上线。2019年7月10日,京东公司通知五洲公司好店业务关闭,五洲公司表示京东公司应退还全部服务费用。五洲公司通过京东公司提供的退款链接完成了退款申请,但至今京东公司仍未将相关款项退回给五洲公司。为维护五洲公司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

被告京东公司辩称,本案系统是覆盖商品管理、交易管理、会员管理、业务管理的一体化电商中台系统。五洲公司与京东公司签订服务协议,购买涉案系统使用,协议约定服务期限自2018年8月21日至2019年8月20日。协议签订后,京东公司已经向五洲公司实际交付了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并给五洲公司提供了协议约定的微好店商城小程序。现在协议约定的系统使用和服务期限已经届满,五洲公司其后要求解除合同,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查清事实驳回五洲公司的诉讼请求。五洲公司提出的解除合同、退还服务费、支付违约金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8月21日,五洲公司(甲方)与京东公司(乙方)签订《京东云Matrix技术服务协议》(以下简称服务协议),约定由京东公司为五洲公司提供“京东云Matrix”服务,合同有效期2018年8月21日至2019年8月20日;本合同用于完成系统服务交付,双方应遵守和履行的基本条款和条件;具体系统服务交付的内容、交付及验收以及相关费用的支付等内容、将以本合同附件的《工作说明书》予以确定。关于乙方的主要权利和义务,合同约定:乙方向甲方提供本合同工作说明书约定服务内容(详见附件),并负责为甲方提供系统服务的应用指导、服务咨询等售后服务。关于服务费用和结算方式,合同约定:本系统服务费是按一年支付,合同总额为36000元;甲方如不具备条件在京东云市场线上购买该产品时,乙方授权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向客户进行代收款。关于违约责任,合同约定:任意一方无正当理由擅自提前解除本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另一方有权要求赔偿;乙方无故提前解除合同的,应返还已支付的费用并应对甲方遭受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合同其他条款对合同的解除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工作说明书》的产品整体说明:京东云Matrix商道提供了一套覆盖商品管理、交易管理、会员管理、业务管理等一体化电商中台系统,结合京东云逐渐开放的技术服务和业务资源整合的双重赋能,即能让商家在整个电商业务过程中的有可靠和相对完善系统有保障,同时在业务的多样性和能力提升上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产品功能模块包括:店铺管理、商品、订单、客户、门店、数据、资产、小程序(商城小程序)、营销、桌面、设置、消费者会员中心等,上述模块由乙方负责功能开发及运维等技术支持工作。关于服务交付,《工作说明书》载明:“服务交付物为SaaS软件系统服务的账号、登录地址和使用手册。验收标准:乙方通过电子邮件向客户发送交付物,客户如在七个工作日内无反馈意见视为交付完成。”

上述合同签订后,五洲公司于2018年8月23日向京东公司支付服务费36000元。

五洲公司提交关于《微选业务调整的相关公告与说明》拟证明京东公司于2019年7月10日通知五洲公司微选好店业务关闭,京东公司单方面终止了服务。《微选业务调整的相关公告与说明》载明:“各位微选好店商家,大家好。由于微选主营业务调整,从好店业务调整到社区团购业务,遗憾的通知各位好店商家,我们的好店业务即将关闭,感谢各位商家长期对微选好店业务的支持。请需要退微选码的商家尽快完成退码事宜,多谢。退码申请链接:点击进入订单页申请退款。2019年7月10日。”京东公司表示无法核实该证据的真实性,该证据无法看出是京东公司发布的,且双方签订的服务协议中并未约定微选好店的服务内容。

五洲公司提交电子邮件2份拟证明京东公司终止微选好店服务后,京东公司通过京东云邮箱向五洲公司发送了格式模板,五洲公司按照模板的要求提出了退款的诉求,但是京东公司未予以回复。京东公司表示京东云邮箱是接受购买者或者服务人咨询的售后邮箱,从京东云发送给五洲公司的邮件来看,该邮件只是提供给五洲公司作为相关要求或反映问题的邮箱,并非五洲公司所主张的是京东公司提供的退款链接;该邮件中信息收集的相关内容是五洲公司所填写的,并不是京东公司对五洲公司所反映问题的回复,不能证明五洲公司的退款申请已经完成的主张。

五洲公司提交电子邮件1份拟证明京东公司于2018年12月5日才向五洲公司发送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账号和密码,即五洲公司于2018年12月5日才可登陆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京东公司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但主张这份证据证明京东公司已经按照双方的约定的方式交付了涉案软件服务系统。

五洲公司提交商道-微信旗舰店(微好店)基本搭建流程、商道页面截图、五洲公司根据京东公司提供的链接登录后显示的页面截图、《商道-商品中心手册》欲证明该文件系京东公司于2018年12月5日通过电子邮箱发送给五洲公司的邮件中附件《PDF商道手册》内的文件,文件中有关于后台页面的模块内容与五洲公司登陆后后台内容一致,但与该附件中《业务中心手册》《商道-商品中心手册》所介绍的系统软件模块不一致。京东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主张五洲公司提交的证据不完整,不能体现京东公司交付的商道后台。

五洲公司提交微信京东购物页面截图、民事判决书欲证明民事判决书中的被告为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双方签订的合同中的代收款单位。根据商派软件公司在该案中的陈述“微选系京东和美丽联合集团推出的交易平台,”“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开发的“微好店”软件产品”,该“微好店”即为“微选好店”其进入方式为“微信-发现-购物-京东购物-微选-微选好店”。京东公司主张该判决中的产品与本案不属于同一产品,故不认可上述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

京东公司提交微信扫码截图、二维码扫码截图欲证明京东公司已向五洲公司交付了涉案商道系统,也将商城小程序交付给了五洲公司。五洲公司认可收到京东公司交付的小程序,但主张微选好店模块无法使用了。

京东公司提交商道商家后台的截图欲证明京东公司向五洲公司交付的产品是一体化的商道系统。如五洲公司所述也收到了登录的账号和密码,京东公司已经完成了涉案系统的交付义务。五洲公司不认可该证据的真实性,其主张其登录界面与京东公司提交的商道商家后台的截图不一致。而且京东公司提交的该证据也并非登录五洲公司的账号的内容,故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

京东公司提交登录界面的录屏欲证明京东公司提供的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的内容。五洲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经询问,京东公司主张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登录之后每个商家显示的功能模块是一致的,是不能改变的。五洲公司对此不予认可。

经询问,双方均认可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的服务期限为自开通之日起一年。另,五洲公司主张其主要目的是入驻微选好店,签订服务协议属于捆绑销售;微选好店业务关闭后再使用涉案系统就没有意义了。

本院认为,五洲公司与京东公司签订的服务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本案中,五洲公司向京东公司支付了服务费用,京东公司理应按照服务协议约定提供相应服务。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京东公司是否履行了提供了相应服务。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服务协议约定,京东公司的的主要义务是向五洲公司提供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并负责为五洲公司提供系统服务的应用指导、服务咨询等售后服务。经查,京东公司于2018年12月5日向五洲公司交付了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账号和密码并提供了登录地址及《PDF商道手册》。另,双方均认可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的服务期限为自开通之日起一年。综上,京东公司已按服务协议的约定向五洲公司交付了京东云Matrix商道系统并提供了一年的服务,其已履行了服务协议约定的义务。五洲公司主张其主要合同目的是开通微选好店业务,现微选好店业务关闭,其已按照京东公司的要求完成了退款申请,故京东公司应当退款。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五洲公司提交的《关于微选业务调整的相关公告与说明》无法证明与京东公司的关联性;其次,服务协议并未约定产品模块中的商城小程序必须要嵌入微信中的微选好店模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院认为,五洲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对于其上述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对于五洲公司要求京东公司退还服务费36000并支付违约金72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80元,由北京五洲之星服装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员 渠阳振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腾 飞

书 记 员 王晓璇

书 记 员 董 惠

本文地址:https://www.flfw.net/wzzxyjd.html

猜你喜欢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诉人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4民初1436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55次


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康朵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56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诉人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4民初144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2次


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利泽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9次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号:(2019)沪0104民初1439号发布日期:2020-01-13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5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李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李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号:(2019)沪01民辖终564号发布日期2019-06-11浏览次数34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2次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李志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50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与李克静技术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李克静技术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技术合同纠纷案  号:(2019)津03知民辖终359号发布日期:2019-12-03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2次


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原告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彤阳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6日立案。 彤阳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商派公司退还预付款54万元;2.判令商派公司支付违约金11.2万元;3.判令商派公司赔偿服务器费用25.3万元;4.诉讼费由商派公司承担。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6次


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1

本院在审理原告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5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