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与苏州发源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 浏览:53次  原文出处:裁判文书网

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与苏州发源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案  由:合同纠纷

案  号: (2019)京0115民初25668号

发布日期: 2020-11-05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0115民初25668号

原告: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沪淞公路过450号1幢2层JXX230室。

法定代表人:黄丽琛,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卫荣,男,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员工。

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一街18号C座2层222室。

法定代表人:刘强东,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焦佳,女,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员工。

第三人: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桂林路灯396号29号楼105室。

法定代表人:裴大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苏州发源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元和街道善济路上158号峰汇商务广场3幢1918室。

法定代表人:陈武真,总经理。

原告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锐公司)与被告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公司)、第三人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苏州发源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发源地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名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卫荣,被告京东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焦佳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商派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到庭参加本案第一次庭审,未参加后续庭审。发源地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名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撤销原告名锐公司与被告京东公司签订的《技术服务协议》及《保密协议》,退还原告支付的服务费3.6万元;2、判令被告京东公司、第三人商派公司、发源地公司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赔偿原告自2019年1月6日起至协议撤销之日止的利息损失;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9年1月5日,原告接到自称是京东总部的电话通知,称1月6日下午,京东公司将在上海市普陀区武宁路888号“江苏饭店”3楼举行招商说明会,邀请原告参加,并强调是京东第一次线下招商,针对广大中小企业,所有参加者须具有法人资格,并携带营业执照等相关证明文件。原告出于拓展经营渠道,提升销售业绩的目的,答应参加该招商说明会。1月6日下午,原告来到招商会现场,会上举办方的主持人多次强调:这是京东第一次线下招商,电子商务是互联网时代新的盈利模式,应充分利用各大电商平台的接口,京东将联合百度、头条、360、网易、腾讯、唯品会、万达等一切大型互联网商务平台,可以精确获取移动端的流量,进而通过消费场景的重构,实现真正意义上无界零售,为在座的中小企业拓展销售通路。具体模式为:1、产品开通京东官方平台供应链技术入口,限时免交保证金,产品销售款无需向京东交8%佣金提成;2、无需向京东购买流量,可以在百度绑定5个关键词,搜索到加入的各家商铺;3、联合微信、腾讯、百联社交,美丽说,淘世界,爱奇艺等平台,随机滚动出现产品的推荐广告,加入一个平台,享用多个平台广告效果。由于有京东等品牌的背书,加上主持人所称名额有限,以及虚假宣传和误导,原告以为是京东商城线下招商,便按照现场发源地公司工作人员的要求,在其提供的格式化技术服务协议上签字、盖章后,工作人员马上收走协议,称协议将送北京京东总部盖章后再寄给原告,同时收取了原告3.6万元,并出具了收据。同年2月26日,原告收到发源地公司寄来的盖有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的协议,以及增值税发票。4月19日,发源地公司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原告电子商务平台已正式开通上线。原告查看邮件后发现,除了被告方提供的1、jdyhlc1@aliyun.com;2、jdyhlc2@aliyun.com;3、jdyhlc3@aliyun.com这三个小程序公众号网址链接外(该链接并且不支持internet浏览器平台),没有其他服务项目和内容,更没有被告所称的京东官方平台供应链技术入口,所有一切与当时会上宣传描述的服务项目和内容完全不符合。4月23日,原告通过电子邮件向京东公司、发源地公司提出质疑,两个被告含糊其辞,相互推诿。鉴于此,原告表示终止协议,要求退还36000元,两个被告均没有明确回复。无奈下,原告只好向相关部门投诉举报。一周后,商派公司电话回复原告,愿意退还服务费24000元,原告明确拒绝。此后,京东公司的沙经理联系原告,称同意退还70%,须扣除30%违约金,并免费带原告入驻京东商城拼购。原告表示自己是在被虚假宣传,欺诈和误导的情况下签订的协议,无任何违约行为,坚决要求全额退款。此外,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五十六条、第三百六十一条的相关规定,技术服务合同是指当事人一方以技术知识为另一方解决特定技术问题所订立的合同,不包括建设工程合同和承揽合同。技术服务合同的受托人应当按照约定完成服务项目,解决技术问题,保证工作质量,并传授解决技术问题的知识。同时,依据《技术合同认定登记管理办法》,技术服务合同的受托人,应当在合同成立后向所在地区的技术合同登记机构提出认定登记申请。结合本案事实情况,京东公司所提供的所谓技术服务协议,完全不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综上所述,原告认为,第三人假借京东总部线下招商的名义,故意制造假象、隐瞒事实真相,进行虚假宣传和误导,诱使原告误解上当,第三人的行为主观上存在欺诈故意,客观上实施并放任该行为,而原告正是基于第三人的夸大误导虚假宣传等欺诈行为,使原告违背了自己真实意思的表示,与京东公司签订了所谓技术服务协议等相关格式合同。被告的欺诈行为,违反了平等、公平、诚实守信原则,侵害了原告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依据《民法总则》、《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现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望法院支持原告诉请。

被告京东公司答辩称,本案我方与原告在线签订技术服务协议及保密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具有法律效力,并不存在原告所述的撤销合同的法定事由,所以不同意原告撤销协议的诉讼请求。而且,在线协议签订后,我司已经按照约定向对方交付具有合同约定产品功能的一体化电商系统,并按约定履行合同义务,包括应用指导、服务咨询等售后服务。合同有效期间为一年,即2019年1月6日至2020年1月5日。原告按约定支付服务费3.6万元,京东公司按约定交付技术服务系统,原告可以使用该系统进行市场经营,合同已实际履行,不存在原告所述的撤销合同的法定事由。

商派公司辩称:商派公司并非本案当事人,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发源地公司未出庭,亦未作答辩。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名锐公司诉称,2019年1月5日,名锐公司接到自称是京东总部的电话通知,称1月6日下午,京东公司将在上海市普陀区武宁路888号“江苏饭店”3楼举行招商说明会,邀请名锐公司参加,并强调是京东第一次线下招商,针对广大中小企业,所有参加者须具有法人资格,并携带营业执照等相关证明文件。原告出于拓展经营渠道,提升销售业绩的目的,答应参加该招商说明会。1月6日下午,原告来到招商会现场,会上举办方的主持人多次强调:这是京东第一次线下招商,电子商务是互联网时代新的盈利模式,应充分利用各大电商平台的接口,京东将联合百度、头条、360、网易、腾讯、唯品会、万达等一切大型互联网商务平台,可以精确获取移动端的流量,进而通过消费场景的重构,实现真正意义上无界零售,为在座的中小企业拓展销售通路。具体模式为:1、产品开通京东官方平台供应链技术入口,限时免交保证金,产品销售款无需向京东交8%佣金提成;2、无需向京东购买流量,可以在百度绑定5个关键词,搜索到加入的各家商铺;3、联合微信、腾讯、百联社交,美丽说,淘世界,爱奇艺等平台,随机滚动出现产品的推荐广告,加入一个平台,享用多个平台广告效果。由于有京东等品牌的背书,加上主持人所称名额有限,以及虚假宣传和误导,名锐公司以为是京东商城线下招商,便按照现场发源地公司工作人员的要求,在其提供的格式化技术服务协议上签字、盖章后,工作人员马上收走协议,称协议将送北京京东总部盖章后再寄给名锐公司,同时收取了名锐公司3.6万元,并出具了收据。

诉讼过程中京东公司对应上述付款未持异议,收据系由发源地公司出具,并载明京东云商道技术服务费(代收)。2019年2月26日,京东公司向名锐公司开具3.6万元的信息技术服务费的增值税发票。

京东公司提交2019年1月6日其作为乙方与甲方名锐公司签订的京东云-商道技术服务协议载明:双方就乙方向甲方提供的京东云-商道服务友好协商,达成以下协议。双方申明:双方都已理解并认可本合同所有内容,同意承担各自应承担的权利和义务,忠实地履行本合同。本合同用于为完成系统服务交付,双方应遵守和履行的基本条款和条件。具体系统服务交付的内容、交付及验收以及相关费用支付等信息,将以本协议第二部分《产品功能说明书》予以确定。该《产品功能说明书》与本协议构成用户与京东云之间就具体系统服务交付所达成的完整协议。《产品功能说明书》条款内容与本协议条款内容不一致的,以《产品功能说明书》条款内容为准;用户保证其使用系统服务的各项行为均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其通过系统服务所从事的一切活动都是合法的、真实的,不侵害京东云及任何第三方的合法权益;甲方承诺通过系统服务进行的活动所引发的一切法律后果,由甲方承担全部责任;甲方理解并同意,因现有技术限制,系统服务可能存在瑕疵,但上述瑕疵是当时行业技术水平所限无法避免的,将不视为乙方违约,甲方同意双方一起解决上述瑕疵。……乙方向用户提供本协议《产品功能说明书》约定内容,并负责为用户提供产品/服务的应用指导、服务咨询等售后服务,乙方不对用户的实际运营情况及产品的市场效果进行任何承诺;服务期限届满用户未续约或者因任何原因导致本协议提前终止的,乙方均有权关闭其账号,同时通知用户终止所有服务,并有权删除用户存储在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交付产品时,乙方可采用电子邮件方式通知用户,通知以电子邮件方式到达用户系统服务器的日期为送达日期,不论用户是否有明确回复均视为送达成功。同时,用户应在乙方交付产品后7天内完成验收;逾期未提出书面异议的,视为用户验收合格。服务费用及结算方式:系统服务费用按一年支付,合同总额3.6万元。协议对知识产权、保密条款、违约责任等进行了约定。

附件一产品功能说明书载明:京东云-商道提供一套覆盖商品管理、交易管理、会员管理的一体化电商中台系统,结合京东云逐渐开放的技术服务和业务资源整合的双重功能,即能让商家在整个电商业务过程中的有可靠和相对完善系统有保障,同时在业务的多样性和能力提升上将有无限的想象空间。产品功能模块类型包括:店铺管理、商品、订单、客户、门店、数据、资产、小程序、营销、桌面、设置、消费者会员中心。乙方提供人力支持。服务交付约定:服务交付期限依据不同的项目要求而定,服务交付物为SaaS软件系统服务的账号、登录地址和使用手册,验收标准:乙方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用户发送交付物,客户如在七个工作日内无反馈意见,视为交付完成。2019年1月6日,双方还签订了保密协议、反商业贿赂协议。

名锐公司提交现场图片及申请评估资料及招商会现场录音文字整理,还提交联名举报函、联名企业盖章及媒体投诉文章。名锐公司提交京东公司交付平台,包括京东云网址、账号、密码等信息。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商派公司、发源地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视为其放弃在庭审中当庭陈述、质证和辩论等诉讼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原告名锐公司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对其诉请承担举证责任。原告名锐公司先是向发源地公司交纳3.6万元,后该款由发源地公司转给被告京东公司,被告京东公司与原告名锐公司签订技术服务协议,约定的费用亦为3.6万元,则原告名锐公司所支付的3.6万元应系为履行技术服务协议而付,该费用是否退还,由谁退还应根据协议约定内容及法律规定予以确定。技术服务协议签订的双方当事人为原告名锐公司与被告京东公司,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对技术服务协议承担权利义务的亦只是原告名锐公司与被告京东公司,发源地公司、商派公司并非技术服务协议的当事人,既不享有合同权利,亦不承担合同义务。原告名锐公司要求发源地公司、商派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技术服务协议所约定内容,被告京东公司提供技术服务,并不对原告名锐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及产品的市场效果作任何承诺,也即原告名锐公司的主张被告京东公司并未承诺,现原告名锐公司主张被告京东公司在签订技术服务协议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但是结合本案合同签订过程及履行情况,原告名锐公司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被告京东公司存在欺诈情形,其提交的招商会宣传内容亦非被告京东公司合同中所承诺的内容,故对于原告名锐公司要求撤销其与被告京东公司签订的技术服务协议、保密协议,并退还服务费3.6万元的诉讼请求,缺乏充分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原告名锐公司要求支付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00元及公告费520元,由原告上海名锐实业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虎成

人民陪审员  董殿华

人民陪审员  滕会清

二〇二〇年七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赵家禹

本文地址:https://www.flfw.net/shmryszfyd.html

猜你喜欢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诉人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4民初1436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55次


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成都康朵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康朵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56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上诉人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9)沪0104民初144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2次


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沈阳格利泽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利泽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9次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号:(2019)沪0104民初1439号发布日期:2020-01-13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5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李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诉李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买卖合同纠纷案  号:(2019)沪01民辖终564号发布日期2019-06-11浏览次数34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3次


李志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李志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后,被告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本院作出“驳回商派软件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后,被告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同年4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终审裁定。本院遂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7月25日、10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谢茂林参加了第一次庭审,原告委托诉讼代理人肖奕、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志勇两次庭审均到庭参加诉讼。原、被告一致同意延长本案适用简易程序的时间至六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50次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与李克静技术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商派软件有限公司、李克静技术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案  由:技术合同纠纷案  号:(2019)津03知民辖终359号发布日期:2019-12-03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

2021-09-20  分类:民事二审  浏览:42次


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原告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彤阳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派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3月6日立案。 彤阳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商派公司退还预付款54万元;2.判令商派公司支付违约金11.2万元;3.判令商派公司赔偿服务器费用25.3万元;4.诉讼费由商派公司承担。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6次


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1

本院在审理原告郑州彤阳数码影像器材有限公司与被告商派软件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

2021-09-20  分类:民事一审  浏览:45次